88读书网 - 都市小说 - 农家果儿香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八章 烤鸭

第一百二十八章 烤鸭

        果儿心里仔细想过了,她就是轻易相信自己那个爹,以为他真心想要给娘买首饰当生辰礼物,这才手指缝漏大了,一次性给他赞助了那么多钱,结果倒闹出个笑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她拉拔着家里每一个人挣钱,想来想去也就剩下自己那个爹没有拉拔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娘那边每月有做绣品赚的钱,再加上姥姥家隔段时间送过来的花生生意的分红,这样一算每个月娘手里至少有好几两的收入,就想着也给他爹一点甜头,说不定他爹会有所改变,谁料到这个爹一点儿都不经考验,折腾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没关系,果儿呀,爷知道你是好丫头,不省心的是外你爹,那啥,回去劝劝你娘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老爹是个明白人,并不会跟陶氏一样有了事只会怪罪媳妇跟孙女,所以出言安慰果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日姚三柱一瘸一拐回到东跨院,先从梅花树下的花盆里刨出自己藏起来的那点银子,拿着进屋期期艾艾给包氏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氏把头扭向一边,理都不理面前这人,这么多年夫妻谁还不知道谁,他是被老爷子逼着才来道这个歉,不稀罕!

        绣工作坊开张了,包氏却称病一连几天都不露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的好,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,如今村里谁不知道,姚三柱给她买了一对假镯子,恐怕大家伙背地里都快笑话死她了。包氏躲在家里,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包氏是想多了,村里人只把这事当笑话听完也就完了,并没有人一直揪着不放的。现在村里的妇人们谁不想进姚家的作坊,这个节骨眼儿上谁会不长眼去看姚家的笑话?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了,那对银镯子即便是假的,也要值七八百文钱呢,那也不是普通人买得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八百文钱,够一家普通农户好几个月的花销了,眼下谁家有这个资本,去笑话人家姚三柱给媳妇买的镯子廉价?你倒是买个更贵的试试?

        姚福山从城里回来,带着一个人上姚家来了,姚老爹一见此人觉得眼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福山,这位是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牙人不等姚福山说话,上前一步道:“姚三叔,您老不认识我了,之前咱们做过买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——原来是你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老爹才想起眼前这人竟是之前跟他们家打过交道的张牙人,家里如今那三十亩地,当初就是托这个张牙人买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姚福山:“三叔,张牙人这回手里又有了一些地,想问问你们家要不要买下来,就跟我一块儿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牙人也道:“是呀姚大叔,张某这次不请自来,还是为了卖地的事儿,附近村子有人家要卖地,不多,也就二十四亩。因为正好跟你们家那三十亩地挨着,所以头一个我就想到了你们家,过来问问有没有想买下的意思,若没有,他再去找别家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牙人说完脸上的笑容愈发真诚。

        姚老爹一听立马心动了,庄户人家谁不想拥有更多的土地?只要出得起价钱,名下的土地自然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姚老爹并不掌家里的经济大权,再要买地的话必须得经过果儿同意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姚老爹心一热,立即把果儿喊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果儿过来一听是买地的事,心里跟姚老爹一样很乐意,便直言只要爷跟大伯他们看好了,她只管掏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姚老爹大喜,当下带着两个儿子跟姚福山、张牙人去了那边的地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看地回来后皆是一脸喜色,果儿不用问就知道这是看上了,于是二话不说从荷包里掏出已经准备好的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原来的价格,一亩地六两,一共二十四亩地,加上中间给牙人的跑腿钱,以及换官契的费用,果儿一共拿出了一百五十五两银子,把这事办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写地契的时候,姚老爹明确表示把这二十四亩地放到果儿的名下,地契上写上果儿的名字,将来这些地就是果儿的嫁妆。

        姚老爹这一举动倒弄得果儿有些不好意思了,她其实并不热衷于当个小地主,她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呢,所以坚持地契上还写姚老爹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推辞不过,被孙女感动得老泪直流。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他们姚家已经拥有五十四亩土地了,在这方圆几十里绝对称得上是小地主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宅养的鸭子开始下蛋了,刚开始下的蛋都很小,比鹌鹑蛋大不了多少,果儿进到鸭舍里捡起一枚小小的鸭蛋,看看周围一大群肥嘟嘟、摇头摆尾的鸭子,就好像看见一个个跳跃着的金元宝朝她走来,不由笑眯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鸭子浑身都是宝,除了做烤鸭以外,鸭腿、鸭脖、鸭肫、鸭舌这些东西,都可以另外做出各种美味的卤制品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都要一步一步来,当下果儿要做的,就是尽快把松花蛋和烤鸭这两个美食试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做松花蛋果儿是有经验的,前世的奶奶每年都会做一些松花蛋,稍长大几岁后她就能跟在旁边帮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准备好草木灰,生石灰,谷壳,盐,碱,茶叶水等材料,按一定的比例调匀成泥巴状,把新鲜鸭蛋擦拭干净,裹上一层厚厚的泥巴,放到坛子里密封起来,大约五十天左右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怕把握不住配方比例,一开始果儿做得不多,只用了四个小坛子装满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用蜡油密封好的小坛子,果儿突然庆幸自己在前世爹不疼娘不爱的生活。正是他们的放养,才让她在这一世拥有了一点谋生的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松花蛋做得算是得心应手,烤鸭可就难了,这玩意儿她以前吃的倒是不少,却没有亲自做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难的就是做烤鸭要用的吊炉,果儿只能绞尽脑汁拼命回忆那个炉子,尤其是炉子内部的构造,反反复复很多次总算是画出了烤炉的样式,请工匠给做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烤鸭前期处理也简单,等正式进吊炉里烤的时候,才是最考验手艺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果儿跟姚四柱两人捣鼓了好多天,刚开始很难掌握火候,鸭子半生不熟就出炉了,后来动不动烤焦,弄得两人每每望鸭兴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日子姚家人的伙食里每天都有几只鸭子,吃得全家人抚着肚皮感叹,终于过上了大地主的日子了,天天有肉吃,想咋吃咋吃,不吃还不行,大爷的!

        等姚家人吃鸭子吃得快要撑不住了的时候,终于听到果儿宣布,就是这个味儿!

        姚家人如释重负,不用再吃鸭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烤鸭研究成功,教大家做出来的鸭肫、鸭脖等卤肉也像模像样了,果儿开始规划关于鸭肉生意的未来发展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指望聚香楼一家,所以果儿决定先做出一部分烤鸭和卤鸭肉,到城里所有的中高档酒楼去推广。就凭这份独一无二的味道,她相信肯定有愿意合作的酒楼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打开了知名度,以后还可以自己开铺子,专卖烤鸭和卤鸭肉,嗯,铺名就叫姚记烤鸭铺,中规中矩。

        烤鸭和卤鸭肉就交给四叔挑大梁,以后由他掌厨,外面的销售有二伯,再叫上大伯还有堂哥他们过来一起上手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宅当初重修的时候,特意一分为二用篱笆墙隔开,前院是绣工作坊,后院上屋旁边又加盖了两间,所有的门面朝后院打开,这样后院的作坊也独立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院的牛棚和鸡窝挪到新宅去了,原来的菜地铲掉平整,整个后院看起来就宽敞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年底把猪圈里这两头猪宰了,就拆了猪圈以后不再养猪,腾出更多的地方将来扩大生产,一心一意养鸭子,做鸭肉的相关美食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,家里人的分工就更加明确了,大伯负责照顾好家里的田地,外面的生意往来有二伯,四叔就在烤鸭作坊掌厨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是她的亲爹,果儿思来想去,以她爹那个脾性,以后跟银钱直接打交道的事,还是离他远点儿,免得经不住诱惑再犯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 放鸭子的活倒是轻省些,四叔掌握了烤鸭的手艺,以后要在作坊里掌厨,当然没时间再放鸭、养鸭了,可是就亲爹那吊儿郎当的德行,跟鸭子一块儿出去,还指不定谁放谁呢?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打扫鸭舍,宰鸭子这些活就留给亲爹吧,这活不需要花费多大力气,却一天到晚在大家眼皮子底下,正好磨磨他的性子。嗯,这事交给爷跟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家里的生意越做越多,每天要干的活自然不少,靠她们一家人每天从早忙到晚,也不可能全部包揽下来,还有五十几亩的庄稼地也需要人每天去打理,看来必须得扩充人手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跟大伯二伯一商量,两人都觉得果儿说得有道理,眼下最主要的是把鸭子的生意做起来,那关键的手艺、配方当然要掌握在自己人手里,这么一来他们就没有更多的时间做其他的事情了,招人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两人这些日子跟着果儿在外面跑,见识了不少的人和事,脑子早已经活泛起来,听了果儿的建议,三人很快决定了作坊招人和雇长工种地的事情。这样家里的男丁才能腾出来,集中精力把鸭子的生意做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