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玄幻魔法 > 吞灭万古 >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两千一百丈(四千字)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两千一百丈(四千字)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在那无数道期待的目光中,三长老轻轻点头,视线环顾全场,声音洪亮的道:“这第一轮的丹比分为五个场地,每个场地的前两名则是本届东玄丹会的前十,可以参加第二轮的丹比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但凡是能够闯入东玄丹会前一百的炼丹师,皆是可以进入丹塔总部的药库,自由挑选一个药方,以及一颗六品中级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前三十的炼丹师,则是拥有着加入丹塔总部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一传开,现场的气氛都是有着沸腾的迹象,那些参赛的炼丹师更是个个眼露炙热之色。

    这些奖励之中,无论是丹塔总部的药方,还是六品中级丹药,都是相当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些东西如果放在外界,足以引得寻常的超级势力为之争抢,掀起一番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这般手笔,不可谓不大。

    至于那加入丹塔总部的资格,这就更加的令人心动。论起底蕴,丹塔总部丝毫不弱于古族。而如果能够加入这样一个顶级势力,便会享受到无法想象的资源,将自身的潜能挖掘到极致。

    这对于很多的炼丹师来说,乃是具备着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丹塔总部,这个势力能够保持数千年的强盛,并非是没有着原因的。”一些人感叹道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也清楚,那并未言说的前十奖励,才是真正的大头。

    这一切,就只有等到第二轮丹比开始之时,方才会揭晓。

    “叶公子,我们北冥界丹塔的希望就交给你了。”慕辰,妃萱等人掠来,眼露期待的说道。

    北冥界的丹塔已经连续八届未能闯入前十了,如果这一次还不成功,那就真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叶狂也是明白他们心中的担忧,点了点头,微笑道:“你们放心,我会竭尽全力的。”

    就算不为了北冥界的丹塔,他也需要在这一届的东玄丹会上夺得更高的名次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通古志的借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诸位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的声音再度响起,将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继而他们便是见到,三长老袖袍挥动,下方的广场便是剧烈晃动起来,五座巨大的石台从中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每一座石台的四周皆是由光幕围拢起来,形成一个独立的场地。

    不过从外面的话,可以清楚看到每一座石台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唰唰!

    而在这时,破风声忽然响起,只见得无数道光签飞出,落入了每一位参赛者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在这上面有着你们对应的丹比台,接下来自行进入便可。”三长老目光扫开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叶狂闻言,不由得低头看向自己的光签,发现那上面写着东南两字。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他抬起头来,望向妃萱等人道。

    “和你不同。”妃萱等人对视一眼,微微一笑,道。

    叶狂耸了耸肩,笑道:“这样也好,避免提前内斗,说不定还能多出来一位东玄丹会的前十。”

    “叶公子开玩笑了。”慕辰苦笑一声,摇头道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本事,他还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狂笑了笑,没有再说什么。他手掌一挥,便是率先掠向位于东南方的那座石台。

    慕辰等人见状,纷纷冲出,落至不同的石台之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叶狂的脚掌落地,他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目光扫开,落在了前方不远处。

    在那里,有着一道身影从天而降,

    “丹幺。”

    叶狂抿了抿嘴,脸上掀起一抹淡淡的笑容。没想到这第一轮的丹比,他便与这家伙分到了同一个场地。

    丹幺自然也是有所察觉,他当即转过身来,面色显得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先前在药海之中,他可是差点身陨了。

    “小混蛋,要不是那个无耻的贱女人暗中偷袭,你还能站在这里?”他咬牙切齿的道。

    叶狂淡淡一笑,道:“你这条丧家之犬,就只会乱叫吗?”

    丹幺面色发青,冷笑道:“叶狂,你不用得意。此番丹比开始,本公子定让你知道什么是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虽说在武力上他逊色于这小子,但对于炼丹一道,他却是有着绝对的自信,能够将叶狂给压制。

    “我很期待。”

    叶狂面色平静,眼中有着寒芒闪烁。说话间,他视线若有若无的移开,看向了位于三长老身后,一直面无表情的青长老。

    这个老混蛋,他也绝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虚张声势。”

    丹幺冷笑道:“这炼丹的比试可不靠蛮力就能够取胜的,你的那些手段,接下来不会有任何用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叶狂没有与其争辩的意思,双目微闭,等待着丹比的开始。

    丹幺见到他这幅模样,便是气不打一处来,心中感到格外的窝火。

    “装什么装,我看等会你原形毕露,还如何猖狂?”他咬牙道。

    身为青云界丹塔的领队,他在丹道上拥有着绝对的自信,此番前十的名额,必有他一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空中,三长老见到众位炼丹师已是全部落位,当即开口道:“这第一轮的丹比规矩很简单,炼制的丹药没有任何限制,自由发挥便可。最后的名次以引动的雷河长度来判定。”

    话到这里,他顿了顿,继而声音骤然加大,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。

    “现在老夫宣布,东玄丹会的第一轮丹比,正式开始。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现场气氛沸腾,五座石台之上瞬间有着火焰冲天而起,令得天地间的温度迅速升高。

    “终于是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叶狂感受着四周气氛的变化,他深吸一口气,双眸逐渐变得锋锐起来。

    无论有着多么困难,他都要夺得魁首,借阅到通古志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袖袍一挥,一座暗沉色的丹鼎飞出,落在其面前。

    丹鼎之上,有着岁月留下的斑驳痕迹,散发出浓郁的丹香。

    这座丹鼎,赫然是当初他炼制九转灵丹时,tiān zàng王赠予他的黑莲鼎。

    “此鼎用来炼制六品中级丹药,应该还能承受。”叶狂轻声自语着,一株株药材飞出,悬浮在黑莲鼎的旁边。

    此番这第一轮丹比,他并不打算炼制九彩神衣。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,九彩神衣的炼制还缺少一件重要物品,千玄灵铁。

    这东西他并未在圣药岛上找到,就只能在第一轮丹比结束后,再去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叶狂深吸一口气,收敛起心思,他袖袍一挥,黑莲鼎猛地一颤,黑色的火焰从中升腾而起。隐约间似是能够见到,在这些火焰中有着莲花成型,十分奇特。

    咻咻!

    他手掌一拍面前的虚空,那些药材便是飞出,落入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。

    叶狂在此刻原地盘坐下来,他双目徐徐的闭拢,灵魂力从其眉心处涌出,将面前的黑莲鼎包裹于其中。

    霎时间,鼎内的一切景象都是映入了他的脑海,任何的细微变化,都会被感知到。

    这枚六品中级丹药的炼制,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广场内外,原本的喧嚣声在此刻逐渐平静下去,众人望着那五座石台,眼中满是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东玄丹会,可是聚集了东玄丹会上十之八九的六品炼丹师。此等万火升腾的壮观景象,可是相当的难见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这第一轮的比试,哪些人能够闯入前十?”

    “圣丹子,封离恨,万朝云那些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是这样,不过就是不知道,那个来自于北冥界的家伙究竟能取得什么成绩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说,那小子虽然武力惊人,但此番比拼的乃是炼丹之术,虽说在一定程度上允许灵魂技的碰撞,但最主要的依然是对于炼丹的掌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些人悄声议论着,目光时不时的看向东南方向的那座石台。

    很显然,虽然他们都承认叶狂的武力惊人,但对于其炼丹之术的却是没有太多的认可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之前,他们从未听说过后者在六品丹药的炼制上有着什么惊人的表现。

    而且在他们看来,叶狂虽然丹武双修,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后者更偏向于武道,就算是施展灵魂力也是霸道异常,处处透露出一股武道的风范,并不具备炼丹师的平和气质。

    “看下去吧,我们说再多终归只是猜测而已,那小子既然敢代表北冥界的丹塔,或许真的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手段。”有人轻笑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其他人也就不再多言,目光望向场中,等待着第一轮丹比的结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际的一处,三长老面色平静的望向下方,没有任何的言语。

    只是如果仔细去看的话,方才能够发现,这位三长老的目光经常停留在东南方向的那座石台上,眼露沉吟之色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似乎挺关注那小子的?”在那后方,七长老走了过来,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先前听塔主提起过,所以有些好奇。”三长老平静的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七长老神色一动,道:“塔主如何说?”

    “不简单。”三长老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七长老的面色顿时出现了变化,能够让塔主如此评价的人可不多。

    “依老夫看,那小子不过是个目无尊长,狂妄无知的肤浅之徒而已。”青长老听到这两人的对话,忍不住冷哼一声,道。

    先前在药海中,他赐予丹幺的那道灵魂分身受损,也是令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叶狂,他心中的恨意已是更加的强烈。

    “肤浅之徒?”

    七长老瞥了这家伙一眼,淡笑道:“这就是你对一位能够登上东玄天榜榜首之人的评价?”

    青长老脸色一僵,不悦的道:“东玄天榜榜首又如何,这与眼下的东玄丹会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!”

    七长老摇了摇头,也不与这家伙争辩。的确从表面来看,东玄天榜的榜首与东玄丹会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但他却清楚,前者代表了一个人的韧性,而拥有这样心智的人,前来参加这东玄丹会,又岂会没有什么手段?

    青长老见到他的神色,那张老脸顿时变得更加难看起来。他目光闪了闪,盯着东南方的石台,心中冷笑道:“小子,就算你手段再多,也休想在东玄丹会上有什么出众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不幸的是,你与丹幺分到了同一场地,等下你便会明白,什么是真正的炼丹之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台上。

    叶狂的脸色显得十分凝重,在他的前方,黑莲鼎内火焰升腾,原本的药材已是融化成液体,有着浓郁的药香从中弥漫出来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该是雏丹的凝练了。”叶狂喃喃一声,手中的印法一变,青色的灵魂力涌动,将丹鼎内的火焰聚集到起来。

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随着火焰的聚拢,那些融化的丹液迅速相融,慢慢的压缩向一起。

    这种压缩的过程相当缓慢,时刻都得关注着火焰的温度以及大小,不能出现任何的偏差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便会导致压缩的过重或者过轻,继而影响到雏丹的成型。

    若是严重一些,甚至当场爆鼎,致使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“火焰的温度还需要低一些。”叶狂双目紧闭,口中呢喃着,小心翼翼的调节着鼎炉内的温度,让其处于一个合理的范畴。

    在这种调节下,原本有些不稳定的液体雏丹逐渐平静,开始进一步的凝实,向着固态转化。

    时间,缓缓的流逝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三日便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当那第四日的曙光来临之际,原本平静的五座石台开始有着动静传出,那种浓郁的香气似乎即将达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某一刻,天空中开始有着乌云堆积,低沉的雷鸣声响彻间,带来浩瀚的威压。

    “是丹雷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一阵骚动,紧接着无数道目光投向空中,眼露惊异与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十分的好奇,这第一颗成型的六品丹药,究竟会引来怎样程度的雷河?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雷鸣响彻,夺目的光芒撕裂乌云,紧接着一条庞大的雷河从中冲出。

    雷河之内,涌动着液体般的丹雷,散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狂暴波动。

    “两千一百丈。”当众人看清雷河的长度时,现场顿时响起一些惊呼之声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