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历史穿越 > 谋断九州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追随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二百六十七章 追随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如果不是有“吴王”这个名头,徐础说的话一个字也不会有人相信,几名将官争议良久,萧古安一个人走回来,拱手道:“这么大的事情,我们不敢做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骗你们。”徐础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些话是我编造出来的,梁王没有陷害我,新降世军也没有潜入洛州,我去掉王号,仅仅是因为我厌倦了。我不该用谎话连累诸位,走吧,我随你去见晋王。”

    萧古安僵在那里,半天没说话,突然转身,又去找同伴商量,这回为时甚短,四人一同来到吴王面前,萧古安正色道:“吴王之意我们明白?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只是一时……”

    萧古安却不接受道歉,接着道:“请吴王在此暂歇,我派人回去向晋王请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没有明白。”徐础笑道。

    萧古安等人皆无笑意,“吴王才智过人,早料到晋王会派人追赶吧,所以来一出欲擒故纵之计,最终还是要将祸水引向晋军。”

    徐础一愣,摇摇头,“谎言一旦开始,真话便没有立足之地。是我的错,请萧将军安排。”

    萧古安马上分派,自己带五十人“看护”吴王,命副将带五十人即刻返回晋营寻求明确的指示。

    萧古安将留下的五十人分成五队,轮流休息、喂马、守卫、放哨、巡视,丝毫不乱。他对吴王的态度也有变化,依然恭敬,但是多了一份警惕,心中已认定吴王有意嫁祸于晋王。

    徐础靠墙睡觉,不管闲事,心里琢磨着如何应对晋王。

    大概是有人护卫,心中安定,徐础这一觉睡得颇为舒服,睁眼时天边微亮,附近的小火堆居然还在燃烧,显然是有人添柴。

    萧古安站在墙外,仔细观察大道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徐础心中过意不去,起身走到萧古安身边,“萧将军一夜未睡?”

    “职责在身,怎敢松懈?吴王睡得好?”

    “还……好。萧将军跟随晋王多久?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就是沈牧守帐下部将,我继承父职,算起来,跟随沈家有四十多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比天成朝廷还要长久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沈家兴起,我们萧家一路跟随。”萧古安骄傲地说。

    “想来萧将军很了解晋王为人。”

    萧古安左右看看,发现身边没有外人,小声道:“吴王打住,你若行挑拨之事,我就不能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吴王奸诈之名在外,一开口就遭到怀疑,反而是他讲述的阴谋,无论有多么复杂,都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孤身一人,便是挑拨成功,于我能有什么好处?总不至于希望萧将军跟我一同浪迹天涯吧。”

    萧古安微微一笑,“不是挑拨的话,吴王请说,请勿褒贬晋王,令我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徐础要说的话恰恰就是一番“褒贬”,想了一会,他说:“晋王若有指责,萧将军万万不可辩解,磕头认罪,可保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嗯?我没犯法,晋王为何指责?我又有什么要辩解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泛泛而论。”徐础笑道。

    萧古安莫名其妙,“吴王还是再去休息一会吧,估计天黑之前就能等来晋王的命令,无论怎样,入夜之前都要动身。”

    徐础一人时走得慢,晋兵快马加鞭,一天一夜就能往返。

    徐础拱手,该说的话都已经说过,他的确要再去休息一会,忽听远处传来马蹄声,于是驻足遥望。

    来的是一名哨兵,停在道路上,向萧古安大声道:“孟津方向来了一队人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三十多人,有两辆车,其他人乘马。”

    “叫所有人退回来,上马……保护吴王。”

    五十名将士很快聚集,上马在路边列队,拦在吴王前面,萧古安一马当先,如果对方只是路过,他无意惹是生非,如果对方别有所图,他也不惧,五十人对三十人,胜算颇足。

    队伍行进,萧古安稍稍松了口气,来者虽然都骑马,看装扮皆为百姓。

    那些人也看到了路边的士兵,远远停下,一人单独上前,拱手道:“过路之人寻个方便,敢问将军是哪一王的部下?”

    萧古安早已让士兵偃旗,不愿透露来历,回道:“我等也是路过,在此稍稍歇息,你们自管行路,咱们两不干涉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。”那人不敢怠慢,致谢之后回到己方队伍中,招呼同伴继续行进。

    两方互相戒备,百姓队伍中有一名老者,经过晋兵时,忍不住好奇,扭头看了一眼,就这一眼惹出了dà má烦。

    “吴王!吴王在这里!”

    徐础没有故意隐藏,站在断墙前方、晋兵后面,觉得过路者颇为眼熟,正在仔细辨认,听到了叫声,定睛看去,认出那竟然是自己的老仆人。

    老仆流落街头,被吴王收留,不知为何竟然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老仆一叫,其他人也都扭头看来,见到吴王无不大惊,立刻停下。

    原来这些人并非普通百姓,一些是吴王原先的卫兵,多是吴人与降世军,还有十几名陌生人,徐础不认得。

    萧古安喝道:“走你们的路!”

    这些人虽然脱下盔甲,兵器都藏在身边,纷纷拔刀抽剑,当先一rén dà声道:“吴王,我们就是来投奔你的,这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徐础比晋兵还要惊讶,快步走来,向萧古安拱手道:“萧将军稍安勿躁,我说过会跟你走,自会守诺。这些人皆是我的旧部,让我跟他们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萧古安点下头,向晋兵摆手,命他们垂下刀枪,但是仍紧紧握在手中,随时都可以开战。

    老仆等三十多人跪在路上,向吴王磕头。

    徐础上前一一扶起,说道:“我已不是吴王,诸位前来投奔,我感激不尽,但是恕我不能接纳,你们还想投奔何人?我可以写封信引荐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名原卫兵道:“我们只想跟随吴王,无论吴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只是一介布衣,姓徐名础。你叫昌言之?”

    昌姓是旧吴七族之一,徐础曾在阵前斩杀过一员名叫昌顺之的将领,昌言之与他同族,却不是兄弟。

    “是我,我们十七人皆愿继续给……徐公子当卫兵。”

    老仆插口道:“是啊,我们十五人也愿意继续服侍公子。”

    徐础苦笑道:“布衣之士,不需要这么多人……”

    昌言之道:“徐公子收下我们吧,反正我们已经无处可去。天可怜见,让我们又遇见徐公子,今后我们不会再离开。”

    老仆再插口道:“是啊,公子之前走得太仓促,我们来不及追随,这回是怎么也不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怎会无处可去?降世将军、梁王和王颠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昌言之摇头,“吴王待我们恩重如山,不可不报。吴王要争鼎,我们为你冲锋陷阵,吴王要隐居,我们替你持镐开荒。”

    老仆又插口道:“是啊,我虽然年纪大些,还能干活儿,这些人年轻,能为公子做不少事情。”

    昌言之等十七人皆是原来的卫兵,徐础即便不记得姓名,也都脸熟,另外十五人却只有老仆是熟人,而且不足十五之数,想是留在了车里,一直没露面。

    徐础得问个清楚,拱手道:“恕我眼拙,诸位好像不是我帐下兵将。”

    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回道:“吴王……徐公子没见过我们。我们本是东都百姓,因事被囚,幸得赦免,随大军一同前去迎战荆州军。徐公子在东都曾施粥赈济百姓,又免众人死罪,我们吃过米粥、受过恩赦,因此前来追随徐公子,甘受驱使,望能报恩万一。”

    徐础越发吃惊,东都百姓逃亡颇多,剩下的人全抱着置身事外的心态,无论哪一方征招,都不肯露面,宁愿藏在地窖中,受逼仄之苦。

    宋星裁遇刺,徐础下令大搜,找出八百多名青壮男子,原打算在阵前斩杀,一为报仇,二为祭旗,因为种种意外,他才赦免这些人,编入军中。

    这些人除了隐藏不出之外,别无它罪,居然抛家舍业前来投奔,徐础尤其意外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萧古安在一边听着,忍不住道:“新降世军已经打来了?你们是要躲避兵祸吧?”

    昌言之茫然道:“新降世军?哪来的新降世军?”

    “秦、汉两州新兴的降世军,杀人如麻,生吃俘虏,残暴至极,他们没打到东都城下吗?”

    昌言之不明所以,“没有啊,东都现在是梁王和洛州军做主,降世将军带人西去……我不清楚,将军另问他人吧。”

    话已经全说出来,昌言之才想起要谨慎些。

    萧古安却已明白,没法埋怨他人,但是再不肯称“吴王”,拱手道:“徐公子,咱们上路吧,这些人你愿意带上,可以,不愿带,请尽快安排。”

    三十几人齐刷刷看来,目光中尽是喜悦与期待。

    徐础叹了口气,“你们随我一同去见晋王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欢呼,徐础又道:“诸位盛情,徐某领受,但是前路崎岖,有谁想要中途离去,尽管直言,我只会感激,不会阻拦。”

    众人有的点头,有的发誓不会离开。

    徐础让昌言之去牵自己的马,心中还是纳闷,这些东都人连朝廷征召都不肯从命,何以愿意冒险出城报一点小恩?

    “车里有人?”徐础小声问老仆。

    “是啊,公子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家人?”

    “前车里是七公子,后车里是公子的妾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老仆不当回事,扭头向后方望去,“还有一位,怎么一直不到?不会是半途后悔,跑掉了吧?”

    一名东都青年笑道:“所有人后悔,他也不后,田大哥绝不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田匠……也来了?”徐础又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对啊,走在后面,早该跟上来了。”老仆还在遥望。

    徐础转身来到萧古安马前,“抱歉,我不能随你去见晋王了。”

    “徐公子什么意思?明明说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为你们的性命着想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