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历史穿越 > 梦入红楼 > 第七九九章 姐夫,呜呜呜......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七九九章 姐夫,呜呜呜......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梅家灵堂之前,宝琴猛然掀开盖头,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雕梁之,红色与白色辉映。

    房檐之下,囍字与奠字共存。

    正屋深处,一副棺材刺眼的摆在那儿。

    宝琴非懵懂女孩,她立马看出来,这是一场冥婚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宝琴喃喃的问道。

    一个妇人从里面走出来,对于宝琴提前掀盖头的举动毫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好个标致的小姑娘!

    饶是妇人现在正承受丧子之痛,她也不禁为宝琴漂亮可爱的模样所吸引。

    以前只是听说这薛家姑娘生的不错,究竟没有正式见过。

    本来这一门婚事便是他们老爷看在与薛家二老爷交情的份,以及薛家二老爷和内务府这边还能说些话。

    后来听说薛家二老爷死了,他们便有了悔意。

    他们清贵名门,娶媳妇可都是要“有用的”。以前薛父在,至少薛家还算有用。

    如今他死了,剩一个病妇,一对幼弱儿女,如何配得他们家莫峰?

    特别是,莫峰后来十四岁了秀才,十八岁了举人,眼见可能是梅家下一个翰林。他们更不可能让他娶一个无根无福之女,对他以后的仕途没有一丝帮助......

    但是直接毁亲对名声不好,况且薛家大房那一支还住在贾家,来往甚密,倒也不是可以任人搓揉的平民,故而他们准备先拖着,反正男儿家不愁娶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主要都是老爷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今事情至此,她倒是觉得,要是峰儿之前娶了这个姑娘,倒也不算玷没了。

    可惜,终究是......

    夫人擦了一下眼泪,对宝琴道:“你叫宝琴对吧,真是个可怜的孩子。本来我和你伯府商议,是等到我们家峰儿登科后再亲自门,风风光光的迎娶你,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妇人继续擦了一把眼泪道:“可是,前儿个京叛乱,峰儿正好在外面,不意竟与叛军起了争执,被那些天杀的给打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宝琴面色发白,忍不住倒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峰儿死了也罢了,这两日你伯父和我商议,我们梅家和你父亲是至交,总不能看着你一个姑娘家年纪轻轻便在家受这望门寡之苦啊,于是便准备把你接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峰儿死了,让你受了委屈。但是从今以后,我和你伯父都会把你当亲生女儿来待,在这府里,你便是大少奶奶,除了我和你伯父之外,峰儿的两个兄弟,以及未来他们的媳妇儿,都越不过你去。

    以后,这里便是你的家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走下来,爱怜的碰了碰宝琴头的金簪。

    宝琴一瞬间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和自己有婚约的人死了,自己成为寡妇了?还是以前只听人戏谈过的望门之寡?

    望门寡,未嫁而夫死者也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极不公平。男子未娶死妻,则另配良媒。女子未嫁夫死,则为望门寡。

    凡望门寡之女,再嫁便会很难。且好人家也不会娶这样的女子,一来名声有损,二则,怕其克夫。

    再加女子贞德要求女子必须守寡。故而,世大多数望门寡女,最后都选择青灯古佛为伴。或者,便是嫁给贩夫走卒、浪人鳏夫,为妾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宝琴面色再白三分。

    妇人见了,扶着她往里走,一边道:“不要怕,进去行了大礼之后,你便是我们梅家的人了,以后我们都会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若是旁的小姑娘,见到这种场面,怕是只得屈从了。因为没有反对的余地。

    但是,宝琴却猛然推开了面前这个面善的伯母。

    “不!我不要嫁给死人!!”

    宝琴转身欲跑,可是身边的妇人早料到她或许会有这样的反应,提前拉着她。

    再则,四周那么多梅家的小厮、仆妇,她又往哪里走?

    薛姨妈给她安排的两个陪房丫鬟,看着眼前这一幕,也早呆了,半分作用也无。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妇人轻轻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,宝琴下意识回头看。一个着官员服色,年过不惑的年男子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自我与你父亲定下婚约之日起,你便是我梅家的人,岂有你要不要嫁的。你们薛家虽然是行商之家,但我素闻家教甚严,我也重你父亲的人品,所以才应下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如今你这般作为,难道不觉得替薛家丢了脸面,替你父亲丢了脸面?”

    年男子身为官员,声音自有一股震慑力。

    宝琴感觉到了害怕。

    尤其是知道这个人可能便是自己以后的公公,她更害怕了......

    面对张槐之时,她可以义正辞严。可是面对梅家,她一句话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不是梅家门第张家高,而是,梅家头,代表的是煌煌礼教。

    那是女子最害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宝琴好不容易鼓起的一分反抗的勇气消失,身子软倒在妇人怀里。

    妇人心生一丝不忍,到底没说什么,扶着她往里走。

    年男子这才哼了一声,转身回去坐着。

    宝琴进了门,看着越发清晰的棺木,感受着四周越来越阴森的寒气。

    宝琴心呢喃:哥哥,救我......姐夫,救救我......我不要嫁给死人,呜呜呜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通通围起来!”

    柳湘莲不知道贾清为何这么大怒火,但是他还是命令亲兵将梅家全部围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才一个转头的时间,回头见到贾清已经带着赵胜等人闯进了梅家大门。

    敢于阻拦的梅家门子,都被赵胜一记刀柄打翻在地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“老爷不好了,宁国公带兵杀门来了!已经杀伤了我们家好些人了,如今正往灵堂这边来,老爷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管家以生平最快的速度飞奔进小院里,没等看见人吼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梅家老爷站起来。

    她旁边的妇人腿一抖,根本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她最怕的是这个......

    听着外面家下人的惊慌惨叫声,梅家老爷面色变换不定,忽然狰狞道:“庶子安敢如此欺我梅家!”

    宁国公,宁国公......

    早失魂落魄的宝琴瘫坐在地,下意识的念叨了几句,忽然反应过来!

    姐夫!

    是姐夫!!

    她猛然回头朝着门外望去。

    一道金黄铠甲的年轻将军杀气腾腾而来,他的身边,是同样着盔甲的威风凛凛的士兵......

    “姐夫!!!”

    宝琴大叫一声,却发现喉咙里堵着什么,根本发不出完整的音阶。她要爬起来,可是情绪激动之下,直往一边倒去,摔在了地。

    梅家老爷站在台阶之前,对贾清拱手道:“不知国公爷大驾,下官未曾远迎,失敬......”

    贾清站在当庭,没有理会他,目光第一时间看到了昏暗的大堂之内,那一道火红色的娇小身影。

    穿着大红喜色的服饰,带着凤冠,娇小的身子似乎不能承其重,动作艰难。

    虽形容狼狈,却依旧不失那令百花失色的容颜。

    贾清眼神深幽起来。

    梅家,很好!

    “姐夫!”

    在没有人理她之后,宝琴尝试了两三次,终于站起来,然后便哭着冲出灵堂,朝着贾清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贾清张开臂膀,将她抱起来。看着她明亮闪烁的大眼睛里全是汪汪的泪水,贾清单手替她擦拭了一下,温和的笑道:“没事,有我在,再没有人敢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宝琴埋头,越发悲声。

    之前所受的委屈,全化作眼泪,很快把贾清胸口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梅家老爷看着贾清的亲兵将梅家所有人控制起来,而贾清像没看见他一样,只顾抱着他们梅家的“儿媳妇”安慰,强忍着怒气问道:“国公爷,虽然你与薛家是姻亲,但是她如今已经是我们梅家的媳妇,你这般是否不妥?”

    见贾清还是不理他,他面子挂不住了,讽刺道:“京人都说国公爷牙口甚好,荤素不忌,不论是嫂嫂还是儿媳,都宠爱有加。想来,她们薛家姐妹,也都得到国公爷的宠爱了。

    我们梅家势小权微,自然不敢阻拦国公爷雅好。国公爷若是喜欢,只管带走便是。”

    宝琴听了这话,瞬间面红耳赤,把头深深地埋在贾清怀里。但她是不想下来,这里,有好多恶人!

    只有姐夫的怀抱,最安全。

    贾清轻轻替宝琴顺着背,察觉到她颤抖的娇躯逐渐平缓下来,终于抬头看向这个梅家家主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想死的更惨一点,不妨再多逞口舌之利。”

    贾清的声音平淡带着蔑视。梅家家主怒道:“我梅家官宦世家,我也蒙圣恩典为光禄寺少卿,国公爷一言便要取我性命,怕是也不能!”

    话虽正气,却暗透露出一丝心虚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