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都市言情 > 长生十万年 > 第两千两百九十七章 海波县的变化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两千两百九十七章 海波县的变化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第两千两百九十七章 海波县的变化

    却原来!

    海波县的城门,从里到外,甚至城楼上,一个战士都没有!

    而过往的百姓,似乎见怪不怪,根本没有任何人,觉得这一幕奇怪。

    “兄弟,为何这海波县,一个巡逻的战士都没有?”

    唐饮拉住一个,即将儒城的青年,试探问道:“万一有歹人入城,岂不是会dòng luàn?”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一看你就是,从外地来的。”那青年,笑了:

    “公孙大人,他早在一个月前,就激活了墨家留下的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此阵一旦开启,整个海波县,方圆百里之内,都会固若金汤,根本不惧任何宵小之辈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城门,为何没战士,其实道理很简单,因为我们海波县,入城不需要收费,可以任意入城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这话一出,唐饮,顿时大惊:“入城不收费,那官府的收入,如何能保证?”

    在儒界,无论任何城池,你想要入城,都必须给钱,而且得有路引。

    如果你身份不明,而且还没钱,那对不起,你就在乡下呆着吧。

    可叶秋倒好,居然反其道而行, 居然将入城费,如此重要的收入,直接给砍了,不要了?

    试问,桑夫子二人,如何不震惊?

    “真是土包子,没见识。”一听这话,那本地青年,无不摇头:

    “我们海波县,自从公孙大人来后,一夜之间斩尽恶人,三日内选拔出各级人才,填补那些官吏辞职以后,所留下的亏空。”

    “到第五日,我们海波县,便彻底稳定,开始崛起。”

    “现如今,我们这地方,已是今非昔比,再也不是世人眼中,那个不毛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具体如何,你们入城之后,到处走走看看,一切自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青年大步流星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只留下桑夫子二人,呆呆站在人群中,感觉到了浓浓的困惑。

    “夫子,似乎事情的结果,和我们想象之中,有很大的出入。”许久,唐饮,这才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本以为,被百官dàn hé,公车上书之后,公孙秋无法稳定局势。”

    桑夫子,不禁感慨:“但如今看来,公孙秋这一个月,根本没有自暴自弃,这一点,老夫很欣慰。”

    虽说,这一路走来,桑夫子的所见所闻,都非常的不错。

    但桑夫子很清楚,叶秋被百官dàn hé,甚至引发了,公车上书的天变。

    此乃必死之杀局,想要解开的话,可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除非叶秋,能在这一个月之内,建立盖世的功勋。

    否则!

    叶秋要破局,这几乎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沉思之间,桑夫子骑着马,正式踏入海波城。

    举目四望,桑夫子,顿时惊呆了。

    却见宽敞的大街上,到处都是商铺,人头涌动,非常的热闹。

    “夫子,你看,那不是咱们儒城之中,要饭的苏乞儿吗?”

    指着一个坐在街头板凳上,拉着二胡的老瞎子,唐饮忽然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桑夫子,转身一看,顿时惊呆了。

    儒城的城北,乃是贫民区,苏乞儿在那,要饭几十年。

    桑夫子自然,知道这个人。

    可如今的苏乞儿,却穿的绸子大衣,头发梳理的油光粉亮,宛若有钱人家的员外爷。

    他拉着崭新二胡,满是幸福的笑容,脸上洋溢着,自信和满足。

    若非在老瞎子的面前,还摆放了一个大碗。

    否则!

    桑夫子绝对不会相信,这才大街上拉二胡的人,乃是一个——叫花子!

    “老苏,你在儒城要饭,怎么跑海波县了?”唐饮走过去,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反正老瞎子看不见,他自然不知道,赫赫有名的桑夫子,其实也来了。

    “哟,原来是儒城来客,您也来海波县发展?”

    老瞎子,一脸笑容:“还是海波县好啊,公孙大人知道我没本事,干不了什么体力活。”

    “故而,大人在海波县各个街道,专门划了地方,让我们公开要饭,不用担心官差会驱逐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现在不叫乞丐,请叫我——街头行为艺术家!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街头行为,还艺术家?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听这话,唐饮天雷滚滚,顿时被雷到了。

    但桑夫子,却是沉吟片刻,忽然大笑:“好,甚好,公孙秋,大才也!”

    “能将乞丐规范,让他们物尽其用,凭自己本事赚钱,这街头行为艺术家,不可谓不妙!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唐饮,点点头:“夫子,公孙秋真是爱民如子,就连乞丐都能照顾得如此好,真是期待和他的见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唐饮,要不这样,你拿着老夫的推荐信,先去接触公孙秋。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桑夫子,说道:“如此一来,你在明我在暗,你在县衙我在民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二人配合,便可知道公孙秋,在这海波县,究竟是好官,还是只是面子功夫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唐饮,顿时着急:“可是夫子,我若离开您,一旦有什么危险,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老夫一代大儒,我的安全,你无需担心。”桑夫子,目带笑容:

    “而且,这海波县二十万百姓,治安还算不错,老夫又不会出城,能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行了,唐饮,这是命令,你无需多言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唐饮摇摇头,虽然有些不甘愿,但也只能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桑夫子找了家客栈,很快就写好,一封推荐信。

    唐饮贴身收藏,在桑夫子的喝斥声中,无奈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唐兄吗?”刚离开客栈,一道惊喜的声音,随风响起。

    声音落下,一个青年儒生,大步流星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范兄,你可是儒城才子,名满城东学院,怎么来了海波县?”唐饮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我虽出身富贵,但可惜家道中落,公孙大人离开儒城之时,我们一家人也迁徙了。”

    那叫范仲的青年学子,感慨说道:“到海波县之后,我观公孙秋的为人,觉得他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好官。”

    “故而,我听闻今日,公孙大人他,将会亲自降临,公开选拔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先过去试试看,看能否有机会获得,公孙大人的赏识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这话一出,唐饮,顿时震动:“如此说来,公孙秋,他今天要来?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却见前方,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“公孙大人,来了。”人群之中,忽然有人,一声兴奋惊呼……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